返回第六卷 有花堪折 八十三、邪恶欲望  皇家娱乐指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皇家娱乐指南》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猫眼看书"看《皇家娱乐指南》,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猫眼看书APP<<

  八十三、邪恶**

  偏殿里已有不少女官和宫娥,都是原先服侍小周后的,被李坤下令拘在这里,不许随便走动,有四个持刀的景王府卫士和四个太监看守着。

  慕容流苏和四痴坐在偏殿一角,慕容流苏瞧四痴扮宫娥实在是有点姿色,很觉稀罕,上下打量个不停,对四痴的胸部更是好奇,不知四先生塞了什么在里面,如此丰腴高耸?

  四痴被慕容流苏瞧得如坐针毡、如芒刺在背,压低声音道:“瞧什么瞧,没见过男人吗!”

  慕容流苏窘得脸通红,扭过头去不睬四痴,她认为四痴说这话太无礼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外面的细雨还在下着,殿内气氛压抑,不少宫娥在啜泣,不知道等待她们的是什么命运?

  慕容流苏心里着急,老等在这偏殿可不行啊,宣郎让她混进来是为了伺机擒住李坤,保护陛下和娘娘,可现在还没看到陛下和娘娘在哪里,也无法接近李坤,这可如何是好?

  慕容流苏知道四痴武艺远胜于她,这事只有和四痴商议,但四痴侧着身子,不正眼瞧她。

  又过了一会,慕容流苏见四痴还是不言不动,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四先生——”

  四痴回头低声道:“不要说话,等天黑。”

  天完全黑下来了,殿上的一个女官问那看守的太监:“符力士,可以掌灯吗?”

  这四个看守的太监一向在花萼相辉楼执役,与这些宫娥、女官都是相识。

  符太监还没答话,一个景王府卫士喝道:“不许点灯!不许喧哗!”

  殿内顿时没有声音了,三十多名女官、宫娥就呆在黑暗里,啜泣声都消失了,有一种巨大的恐惧将这些无助的女子包围,让她们大气都不敢出。

  慕容流苏心想:“不点灯最好,等下我和四先生更好行动。”

  又过了一会,一名景王府卫士问道:“这殿内有没有什么食物充饥?饿得前胸贴肚皮了。”

  先前那个符太监道:“这后殿便有一橱间,我带你们去取些糕点果饯来充饥。”

  景王府卫士道:“符力士,你带两个宫女去取。”

  殿内宫娥、女官都是战战兢兢,不敢应声。

  四痴站了起来,慕容流苏赶紧跟上,两个人走到那个姓符的太监面前。

  符太监对这两个宫娥毫不在意,昏暗中也看不清,转身便朝后殿走去,流苏和四痴跟上,后面还有一个手按刀柄的景王府卫士押送。

  花萼相辉楼寝殿,八盏宫灯散发柔和光芒,殿内静谧无声,雨已经停了,不时还传来檐漏的滴水声。

  美丽端庄的唐国皇后周薇跪坐在皇帝李煜榻前,正给李煜喂食银耳莲子羹,往常这些事都是宫娥做的,而现在,她身边一个宫娥、女官都没有,只有榻上不言亦不动的李煜,境况甚是凄凉。

  李煜泪流不止,他吟风弄月,做了一世风流皇帝,未想临到老病,两个儿子竟争得你死我活,他一向非常疼爱的李坤不顾他抱病之躯,硬是要挟持他去昭武军,而且是在已经知道二人是父子之亲的情况下,这真让李煜伤心欲绝。

  小周后拈块手帕给李煜擦泪,一不小心弄翻了盛莲子羹的小碗,莲子羹流溢得一枕都是,小周后手忙脚乱擦拭,她从没做过这些琐事,心里又气又急,强忍着眼泪,起身走到门前。

  四个太监闪了出来,拦在门口,问:“娘娘欲何往?”

  小周后盛气道:“李坤呢,唤李坤来。”

  一个太监道:“娘娘稍等,小人立即去请王爷来。”身后的一名王府卫士匆匆去了。

  李坤正与王妃韦氏在宫中女官住的房间说话,两个儿子已经睡着,韦氏看着两个甜甜睡着的孩儿,心里不无担忧,说道:“王爷,是不是把我父亲唤进宫来,也好有个商量?”

  李坤道:“全唤进宫来也不好,岳丈大人就让他在外面吧,明日一早一起出京——你也别担忧,李坚一向懦弱,他不敢拿他父皇、母后冒险,周宣虽然诡计多端,但也不敢怂恿李坚行大不孝之事。”

  正这时,卫士来报说皇后娘娘有请王爷,李坤便让韦氏先陪两个儿子安歇,他今夜是不能睡的。

  李坤带着八名高手护卫来到小周后寝殿外,见小周后气咻咻立在门前,便问:“娘娘有何事吩咐?”

  小周后怒道:“陛下病重,你把那些女官、宫娥都赶跑了,本宫一人服侍得了吗?”

  李坤不愿意在这事上与小周后争执,叫两个宫女来又无妨,便命人去偏殿叫两个宫娥来服侍皇帝,正好遇到符太监带着四痴和慕容流苏出来,于是,四痴和慕容流苏便来到了小周后的寝殿。

  这时李坤已经离开,他也觉得愧对皇帝李煜,没进寝殿,自去不远处小周后的书房坐着饮茶。

  小周后见来了两个宫娥,都不是她平时贴身侍奉的女官,叹了口气,说道:“陛下枕巾弄污了,你二人为陛下更换一下枕巾。”

  四痴、慕容流苏哪里知道新枕巾放在哪里,在寝殿里东张西望,却不遵照吩咐做事,慕容流苏还低声问:“娘娘,新枕巾在哪里?”

  小周后气坏了,指着门外怒道:“出去,给本宫出去。”

  就是前日,周宣带着慕容流苏来花萼相辉楼拜见过小周后,但小周后想不到慕容流苏会扮作宫娥在此出现,所以没注意慕容流苏的容貌,也没听出她的声音。

  慕容流苏朝门口守着的那几个太监和景王府卫士瞥了一眼,紧走两步,跪在小周后足下,仰起脸低声道:“求娘娘看在平南郡王的面上,不要怪罪于我。”

  小周后心中一震,凝眸细看,这下子认出来了,又惊又喜——

  慕容流苏赶紧站起身,背着门向小周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小周后是极聪明的,迅即平静了神色,淡淡道:“新枕巾就在间壁的大橱里,快去取来。”

  小周后看着慕容流苏进去了,另一个宫娥站在那一动不动,仔细看看,不认识,又依稀有点眼熟,便吩咐道:“你照看陛下,本宫进去一下。”

  小周后进到间壁,见慕容流苏正找了一方枕巾出来,便轻声问:“慕容姑娘,你怎么来了?”

  慕容流苏飞快地说道:“娘娘叫我流苏便是,我和四先生是来救陛下和娘娘的——”

  小周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宫娥是周宣的得力手下周小尖啊,又称老四先生,怪不得刚才看着有点眼熟,真难为这个四先生,男扮女装毫无破绽。

  小周后听周宣说过,老四先生武艺高强,号称唐国第一猛将的皇甫继勋就是被老四先生一招踢坏了脑袋(小周后还不知道皇甫继勋已死在四痴手里),还有,流苏也很厉害,是女将,小周后顿时振奋起来。

  慕容流苏又道:“我和老四先生要带陛下和娘娘出去相当困难,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制住景王李坤,娘娘,李坤现在何处?请娘娘召他过来。”

  小周后道:“不知他在何处?但他身边总是跟着不少随从,若打斗起来殃及陛下可如何是好?”

  慕容流苏道:“娘娘放心,要动手就是片刻的时间,不会出现长时间斗殴的,我和四先生会瞧准时机,时机不好我们不会出手,要出手就一定会成功。”

  小周后点头道:“好。”

  外面有太监尖叫道:“娘娘,景王殿下请娘娘去书房有要事禀报。”

  小周后便走了出来,冷笑道:“景王殿下好威风,要在书房召见本宫吗?叫他来这里!”

  那太监道:“景王殿下说这里有陛下在,有些话怕惊扰到陛下,还是在到书房说比较好。”

  慕容流苏在小周后身后低声道:“娘娘,去吧,带上我二人。”

  小周后沉吟未答,说道:“这两个宫女服侍本宫,再传两个宫女来侍候陛下,快去。”

  那太监急急去请示李坤,李坤答应了,不移时,小周后的两个贴身女官来到寝宫。

  小周后吩咐这两名女官好生侍候陛下,她带着四痴和慕容流苏出了寝宫向罗来的江湖高手。

  见到小周后带着两个宫娥进来,李坤勉强一笑,略施一礼道:“侄儿见叔母娘娘书房里有些很有趣的书画,是以请叔母娘娘过来请教。”

  小周后寒着脸不答话,心里很紧张,她一向养在深宫之中,哪里见识过刀兵厮杀,现在看到李坤身后有四个形貌奇特的家伙,心知这都是李坤的侍卫,一定都是高手,而己方只有流苏和四先生两人,流苏还是女子,只怕难以力敌,要想办法把这几个侍卫支出去就好办了。

  小周后又想到李煜还在寝殿里,就算这里能擒住李坤,若陛下落到李坤下属的手里,也是非常棘手,很可能最终功亏一篑,所以,一定不能轻举妄动,要想办法将李坤引到寝殿去。

  李坤见小周后蹙着眉不说话,嘴角扯出一个冷笑,自顾望着壁上悬着的四幅画,说道:“南薰殿藏画无数,叔母书房独留这四幅画,有何深意?”不待小周后回答,就对着左边那幅画吟道:“花明月黯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叔父真是惊才绝艳、文采风流啊。”

  小周后面上微微一红,这是二十多年前李煜亲笔为她画的像,并填词一阙书于其上,李煜的画技算不得一流,但此词却是旖旎娇艳,少女周薇的美丽可爱形象跃然纸上。

  小周后冷冷道:“说这些干什么,你若还有一点孝心,就随我去见陛下,陛下似有话要对你说。”

  李坤不理睬,又看向第二幅画,说道:“这是一幅叔母的坐像图,运笔老辣,层次分明,极有唐国皇后的威仪,这是顾待诏所画,果然是神品。”

  小周后不再说话,冷眼看李坤想说些什么。

  李坤又看第三幅画,这是周宣为清乐公主画的那幅《清乐公主春睡图》,画上的清乐公主悬空侧卧,色彩艳丽,笔触细腻,神情更是毕肖,既娇美又优雅,细看,更具一种荡人心魄的魅力,画作的左下角题写着——“开宝二十九年暮春寅日周宣画于景旭宫玉屏阁——”又有一行小字:“周宣姑母周薇代题。”

  看到这幅画,李坤就气不打一处来,娇媚无匹的皇妹斛珠现在成了周宣的妻子了,短短两年间,姓周的小子飞黄腾达,现在竟然是一品郡王,皇亲国戚了,看着小周后题鉴“周宣姑母代题”,想到小周后对周宣的亲密,李坤妒火熊熊。

  李坤“哼”了一声:“女婿作画,岳母题字,倒是配合得好。”又看第四幅,这是周宣为小周后所绘的衬衫西裤图,悬空虚坐的姿势非常奇特,细腰长腿勾勒得让人心潮澎湃,面部表情又是那么端丽雍容,眉梢颊边带着一丝浅笑,神秘、诱惑,华贵之气又让人不敢逼视。

  李坤的妒火终于抑制不住,讥讽道:“周宣画风轻佻浮薄,叔母娘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小周后立即反唇相讥:“周宣画技连顾闳中都深为叹服,你有何资格妄评!周宣或许有些不拘小节,但那是魏晋名士风流,他在大节上忠孝两全,岂不是比某些悖逆妄为之徒强上百倍?”

  李坤脸胀得通红,小周后如此誉扬周宣,而把他李坤看得极低劣,心高气傲的李坤绝难容忍,冷笑道:“朝野传言,周宣常常出入宫禁,秽乱宫廷,不知叔母娘娘可曾耳闻?”

  小周后一听,霎时间面红过耳,胸脯急剧起伏,强烈的怒火几乎要冲破胸臆,厉叱:“只有无父无君、卑劣下贱之徒才会说出这种无耻言语!”

  李坤恼羞成怒,而同时,有一种邪火腾腾直冲脑门,他对这个美丽的叔母垂涎已久,入主大兴宫、霸占小周后,这是李坤自十四岁后就一直有的梦想,虽然知道李煜是他生父,但小周后与他并无血亲,所以,小周后还是非霸占不可的,这时被小周后当面骂得不堪,急欲找回尊严,强行霸占叔母的邪恶念头便如雨后春草疯狂滋长起来,让李坤不能自拔。

  李坤嘴唇颤动着,对身后四名护卫道:“把这两个宫娥带到外面去,不要让人进书房打扰。”

  小周后见李坤那双充满邪恶**的发红的眼睛,心里猛地打了一个寒噤,刹那间她明白李坤想干什么了,李坤丧心病狂了!

  小周后立即向门外走去,想要回寝殿,回到李煜身边。

  李坤大步赶上抓住小周后的左腕,小周后右手扬起要再给李坤一个耳光,这回李坤有了防备,又把小周后的右手抓住,说道:“周薇,你不许走。”

  慕容流苏伸手便要撩裙子,她和四痴都在裙下系着一柄一尺短刀。

  四痴急忙碰了一下慕容流苏,示意她暂不要动手,嘴里大声道:“景王殿下,你如何敢对娘娘无礼,快快放开娘娘——”

  李坤叫道:“把她二人拖出去。”

  那四名江湖高手都露出一丝邪笑,两个人来抓四痴,两个人来揪慕容流苏,还装模作样道:“殿下与娘娘有要事商议,其余人等不许打扰,快快出去——”

  四痴站立不动,在那两个江湖高手触及她手臂的一瞬间,裙下的刀不知怎的就出现在她手里,四痴不会点穴,但她杀人比三痴还干脆,就见刀光一闪,那两名江湖高手身子就僵住了,脸上表情非常奇怪,有先前残留的邪笑,又有震惊和诧异,几种表情混杂在一起,临死的神情真是让人难忘。

  边上的慕容流苏没有四痴这样快的出刀速度,她先是一记鞭腿扫在左边一人的脖颈上,然后趁劈腿踢人之机,抽出裙里短刀——

  但这么一缓,慕容流苏右边的那个江湖高手已经反应过来,抽身急退一丈,自以为退出了慕容流苏的攻击范围,正准备拔出腰刀反击,陡觉后心一凉,低头一看,闪亮的刀尖从胸口透出,上面还有一缕血丝,回头看,先前那个宫娥目光清泠——

  这时,那两个表情丰富的江湖高手才栽倒在地,四痴还有暇上前垫了两脚,免得他们倒地声音太响,惊动了书房外的景王手下。

  李坤正把美丽的小周后挤在楹柱间,听到声响刚转过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双手就被慕容流苏反扭到背后,痛入骨髓,似乎臂骨被扭断了。

  小周后愤怒到了极点,举起右手重重给了李坤两耳光,打得手痛。

  李坤被打懵了,想起要叫唤时,一把冰冷的带着血腥味的刀比在了他嘴巴上,四痴冷冷的声音道:“想要早点死的话就叫吧。”

  李坤面如死灰,他知道他这下子彻底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