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492章 剑之碎片  真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真镜》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猫眼看书"看《真镜》,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猫眼看书APP<<

  岁月洗涤,年轮依旧。

  两个碎片就静静地躺在草坪里,锈迹斑斑,表示着那是时间的镌刻。

  静静地躺着,静静地躺着,犹如岁月静好。

  直到……

  直到拾起之人……

  有那么一刻,林落天好像又清醒了。

  他看了看身下,仙帝级别的妖兽,也被他杀死了吗?那不是他,之前那个并不是他。

  林落天往前走去,突然看到了什么。

  “这不可能!”

  林落天眼中再次充斥着迷茫,他曾经流逝的记忆,再次回来了,再次慢慢被开启。

  “不,这不可能!”

  林落天轻轻地拾起了地上的两个碎片。

  “这不可能!”

  林落天当然知道这两个碎片是什么,因为他还亲手埋葬了碎片的原身。

  这是两把剑的碎片。

  “小天,为师寿元已尽,以后不能再看着你了,为师走后,记得照顾自己,好好待清雪……还有心慧。为师一生没有收过什么徒弟,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你拜师这么久了,我都还没教过你一招半式。为师甚感惭愧,就将一远古剑意传承于你。这是为师早年之机遇,偶获一道剑意,传承于远古,便是这龙渊九剑,九剑一出,破天斩仙!此剑意之磅礴,寻常武器不能催发,最好能得到一柄修真者的飞剑,且你的血气和真元不到化境,千万不能练习,切记!其实,为师还有很多话要告诉你,但是当写到纸上时,却又什么也说不出了。还记得为师曾告诉你,我和老不死在论剑,我们两个的剑都缺了一块,如果你能找到那两块残片,请把残片和我们的剑同葬。最后,为师知道你很难过,但是不要悲伤了,武者一生本就短暂,生老病死,自有其轮回,如果某一天武者长生了,那就不是武者了。

  勿念……”

  “勿念……”林落天想起了很多很多,“师父,您告诉,您能告诉我吗,为什么您和张前辈的剑的碎片会在这里,您不是说你们是在望月山比试的吗?为什么剑的碎片会在这里?还有,告诉我,明明你们已经去世了,为什么死神接纳灵魂的空间里却没有你们,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啊……告诉我,你们,究竟是谁?”

  林落天迷茫了,不是因为不知道,而是因为明明知道却又视而不见,在天魔魂白灵那里,看到了白灵的记忆,当时他就知道了,可是他不信,他不愿意去相信,他不相信自己身边的人,对自己启发的人,师尊如父,师尊如父,一声师父比师尊更有含义,他不信,他不愿意去相信。

  不愿意去相信。

  神智时而清晰又时而糊涂,他想起了很多很多。

  他闻声看去,只见空中有一只丈长的蜈蚣,那蜈蚣浑身鲜红,每一次俯冲,都会听到下方尖叫,也分不清到底是鲜血染红的还是本身就是红色。且蜈蚣本就多脚,有千脚之虫之称,而这条蜈蚣浑身更是长满了须子,每条须子都生有倒刺,看上去极其骇人。

  天上的蜈蚣张牙舞爪,呼啸着冲下,下面一个武者来不及躲闪,仓促间迎剑相接,只见他浑身隐隐透出血光,肌体之间发出轰轰响声,那一剑斩去,带着虽死不悔的决心。

  他虽然不知道这武者有多厉害,但从这一剑的威势看,足以开山碎石,但即使是这么厉害的一剑,连那蜈蚣的半根须子都斩不掉。

  仅仅一个呼吸,这武者的长剑寸寸断裂,而后身体猛然爆开,但在这身体爆开的刹那,那蜈蚣的须子舞动起来,将这个武者包裹住,而后又是三息过去,须子散开,这个武者撕裂的身躯爆开,血液洒落,但这血色却不是鲜艳的红色,而十分暗淡。

  林海涛笑道:“或许本仙人哪天无聊了,想要修修武呢?”蓦地,他脸色一变,冷冷道:“给你们三息,再不交出来,我便大开杀戒!”

  张中凡一身修为化境,早在二十年前便已踏入此境,虽然那修真者已是后天圆满,但是论真元雄厚,他还是很有信心。

  不等三息来临,老者一跃而起,长刀铿然出鞘,似一道雪白的闪电,瞬息便朝前斩出了九刀!

  这九刀不是普通的九刀,而是老者一身化境功夫的极致升华,是其生命中最巅峰的九刀!

  这是林落天第一次和张中凡相遇时的情景。

  而第二次相见,人却已是……

  “我的火毒开始发作,再过不久,我就会化作骨灰,将我的骨灰带走,交给我那老友,他叫穆念天,他知道该把我埋在什么地方。你虽然吃了一粒丹药,但药性未完全化开,还有大部分药力隐藏在你的血肉中,我的丹田虽然破碎了,但还有一股真元,可以帮你炼化其中一成,一举助你达到明境大成的境界!”

  “我还有个徒弟托付给你了,替我好好照顾她!”

  林落天喃喃着:“张前辈,您到底是谁,您究竟是谁啊……我们碰巧的相遇,也只是你们安排的第一幕而已吗?”

  “没事,没事,弟子惹麻烦了,为师的当然要解决了啊,不然怎么做你师父……你且看好,看为师如何杀这群修真者!”穆念天语气平淡又带着杀意,但却时时透露着和蔼。

  “区区一个炼气小修也敢放肆。”穆念天腾空而起,血真喷薄,“杀我武林弟子,你们一起上吧!”

  他伸出右手食指,随意一点,一道剑气从指尖迸发,一化二,二化四……瞬息间便化作上百道剑气,呼啸间密布开来,一瞬间夺去了十几个修真者的头颅。

  “不是要砍我头颅么?来吧!”穆念天背负双手,头发无风自动,十几个头颅从他身边掉落,血雾在身边弥漫开来。

  “龙渊九剑第一剑,幻剑术!”一道惊人的剑意扩散开来,瞬息便是一千,然后又化作上万,每一道剑气都蕴含着先天之威,每一道剑气都可撼筑基!

  “龙渊九剑,第三剑……残剑术!”

  这一刻他整个人的气质再次改变,整个人好似缩小了无数倍,像一颗草,像一粒尘,一道剑光轰然斩落。

  如一只蚂蚁撞向了大象,明知必死;如一只飞蛾扑向火焰,明知必焚;如一颗陨星撞向大陆,明知必毁……

  但,这股决心可惊天,可灭神,仿佛自身如微不足道的尘,却可填了这天,这是一股视死如归的觉悟!

  “师父……这一切,这一切,您为我所做的这一切,您为了解决我惹的麻烦而牺牲了,师父,您写下的遗言……师父,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历历在目,深刻心头,我这一生都不敢都不能忘记您对我的恩德。可是呢,可是呢,师父,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您猜我发现了什么?我发现您对我撒的谎,我发现了我只是你们的一颗棋子,我发现了你们一直在算计我……师父啊,那一切,那一天,难道那么悲壮,那么壮烈,只是在我面前演的一场戏而已吗?对您来说只是而已吗?”

  “啊,爹,你回来了!”柠溪几跑上前去,抱着林落天。

  “爹,你没事吧。”

  “爹,你在说什么呢。”

  林落天宛若没有看到,依旧是喃喃自语。

  “师父,张前辈,我知道你们是谁……可是,可是我就是想不通啊,我想不通你们的目的,或许我知道,可是我真正不明白的是你们的方式,你们的方式啊!我是你们计下的一环,一颗棋子,或许对你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一颗棋子。可是一个棋盘,一个棋盘怎么可能就只有这一颗棋子,怎么可能就只有我这一颗棋子?若你们把我当做了是将帅,那也还有其它的棋子啊!那么,你们又把这些棋子当做是什么了?弃子吗?只要是保住了将帅,这些棋子是都可以放弃掉的吗?师父,张前辈,我要问你们,心慧也只是你们的一颗弃子而已吗?张前辈,若是您真的是那样的人,您应该明悟了因果,您给我传功,却也是一并将火毒传给了我,可是呢,这火毒最后却害了心慧啊!张前辈,这一切,您是都算到了吗?既然您都算到了,您也要默认这一切吗?您也是故意推动这一切来发生的吗?是这样吗?张前辈,心慧对您来说是什么?真的只是一颗无关紧要的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那么柠溪又是什么!”

  “唉,爹您在说什么啊,怎么了啊。”

  林柠溪不断摇着林落天的手臂,可是怎么也不能让林落天清醒。

  “你们快来看看啊,我爹他怎么也叫不醒。”

  柠溪转身去求助其他人。

  “咦,你们怎么了?”

  在场所有人是一动不动,仿佛变成了木偶。

  “你们……”

  叶云肜道:“柠溪,我们又被叔叔的道法给禁锢了,跟上一次一样,我们都不能动!”

  “哎?为什么啊,可是我还能动啊。”

  花妖神道:“这一次的禁锢非同小可,不只是我们,连整个荒塔都被禁锢了……你之所以能动,是因为你是他的女儿,所以现在也可能只有你才能唤醒他,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后果将无法想象!”

  “清雪呢?清雪也只是可以抛弃的棋子吗?清雪变成了现在这样,也都是你们一手造成的吗?回答我啊,回答我啊!”

  林落天身上爆发出更加浓郁的道痕,林柠溪也被震退了出去,然后就变得跟上一次一样了,所有的仙君都被强制传送到了这里,而这一次包括非仙君也是如此,凡是荒塔内的生命,所有的一切都动不了了。

  (这一章开始就会慢慢揭开困扰的真相了,主角的师父,还有张中凡前辈的身份,也已经渐渐浮出水面,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到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