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终章上篇---皇图霸业谈笑中  权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权臣》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猫眼看书"看《权臣》,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猫眼看书APP<<

  许多年之后的又一个林天来临,曾经庆国的首都如今成为了大燕帝国昌庆省的省城,似乎什么都改变,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只不过当年翩跹阁头牌姑娘绿霓裳却已经三十出头,这位当年名动庆国的一代名妓如今早已经远离尘嚣,竟是被当今礼部尚书唐淑虎迎娶过门,成为了礼部尚书夫人。

  这是一桩惊世骇俗的婚姻,一个是曾经名动天下被无数少女少妇许为梦中情人的一代才子,而另一个则是风尘第一名妓,这样的结合也确实一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两年前,就在这桩婚事成为事实的前几日,甚至于大批的官员弹劾唐淑虎的轻浮放浪,身为大燕帝国堂堂的礼部尚书,管制天下礼制,却不顾惜自己的清名,迎娶妓女,实在是有伤风化之事。

  但是这些弹劾唐淑虎的奏章却没有起到分毫作用,燕国皇帝年纪幼小无法处理朝政,而其身后的摄政王韩漠对此也没有给予任何的反应。

  反倒是几日之后,韩漠竟然亲自带上厚礼参加了唐淑虎的大婚,本来拒绝参加唐淑虎大婚的文武百官见状,只能随后跟至,唐淑虎的婚礼却也是办的隆重异常。

  这一次唐淑虎前来昌庆省,乃是受了韩漠的吩咐,前来昌庆省做一些准备。

  从三年前庆国皇帝天正帝打开上京城门,献上玉玺户册投降之后,除了东北三郡兀自尚在混战之中,燕魏庆三国疆土几乎已经完全一统,而燕帝迁都的风闻从三年开始就在朝野之中蔓延。

  虽然东三省因为平蛮军领袖墨十二郎打着庆国皇族后裔依然在顽强抵挡,但是大燕帝国却还是将天下划分为二十八省。

  燕都北迁,那是在庆国上京城尚未陷落之前,庄渊就私下对韩漠的建议。

  一来是比起燕京城的地理位置,上京城所处地理位置要优越得多,无论交通漕运以及人丁.147xs.基数,当今天下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比及。上京城环山环水,关口众多,当年燕国兵发两路,一路是韩漠亲自领兵从西北边关北上,而另一路则是铁奎在前庄渊在暗自魏国东进,两路大军节节胜利,可是打到上京城所在的昌庆郡,竟是花了大半年的功夫才打到上京城下,而随后又是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才终于将庆国打垮,逼着天正帝出城投降。虽说庆后的调度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但是另一个最大的原因,便是上京城所处的地理环境确实是易守难攻。

  而迁都的第二个原因,便是要加强对北方地区的控制,将征服下来的庆国完全纳入大燕帝国的政治体系之下,如果将大燕帝国的政治中心一直留在东方地区,那么想要融合北庆遗留政治的进程自然会缓慢许多。

  但是迁都绝非小事,所说征服了庆国,而且庆国各郡也已经进入大燕帝国的管理体制中,划分出十一省,可是燕国却有不少旧臣依然留有地域性思想,觉得燕国的根基在东方,许多人几乎是日日上书反对迁都之事。

  这两年来韩漠花费了不少的心思,更是在庄渊的指点下缓而图之,直到征服庆国三年后,迁都大事才被提上了议程。

  好在曹秀对此也是十分支持,所以最终还是确定下了迁都。

  但是迁都说起来容易,真要实施起来却绝非一年半载就能做到,而韩漠此番派出唐淑虎,就是打个前哨,做好燕都北迁的准备。

  唐淑虎前来昌庆省,打的却是巡视的名义,昌庆省的大小官员自然都是前往迎接,而唐淑虎虽然在韩漠的劝说下最终成为礼部尚书,可是他放荡不羁的性格却并没有太多改变,与一众官员谈笑风生,只是比起当年谈及的风花雪月话题,经过数年游历的唐淑虎对于民生的话题显然更感兴趣,而他在谈笑之中自然也少不得不动声色地观察在场的官员,提拔有才官员却也是他唐淑虎的份内之事。

  几日酒宴之后,唐淑虎自是着手准备韩漠交代的事务,昌庆省省长何寿伟却是一位才干出众的能吏,知道唐淑虎的来意,连续数日都是与唐淑虎单独议事,事涉众多。

  这一日两人在省长府内对饮,唐淑虎笑问道:“何省长对于帝国的新政可有什么见解?”

  何挺甘惶恐道:“这些年朝廷革新旧制,推行新政,利国利民,实在是开创盛世的大事,下官不敢妄语,定当拥护新政,不敢有失!”

  唐淑虎笑道:“摄政王说过,何省长是实在人,想不到却也是如此狡诡。”他抚着颔下几根胡须道:“摄政王两年前开始推行新政,调整机构,废黜诸多陈腐旧制,第一桩便是改郡为省,建帝国五大军区,从年头开始又全国实行科举制,当初世族承袭制恐怕也存不了多久,新政此后恐怕还有许多大动干戈之处,何省长难道就没有一丝异议?”

  何寿伟叹道:“尚书大人说的是。其实下官心中觉着,摄政王推行的新政,实在是利国利民之举,但是古往今来,想要推行新政,必须要用面对阻力的心理准备,这每一步都是刀山火海,不可不小心啊。”

  唐淑虎肃然道:“何省长所言甚是。其实摄政王心里十分的清楚,他也知道新政代替旧制绝不可能是一年半载能完成,甚至要花费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任何新的政策出来,必然会损伤一批人的利益,可是新政的出现,也必定是经过多方商榷,是要祛除制度上的弊端,只会让天下百姓过的更好。你当知道,论起世族,从前的大燕国九大世家为权,世族子弟便是蠢如猪牛,却也能够终身富贵,更有大批不学无术之人居于要职……嘿嘿,那样的人物,连自己都管不好,如何能让百姓太平?当初我不入仕途,就是不屑与那样的人为伍,但是摄政王寻到我,与我谈及革新旧制的设想,我便知道摄政王乃是有雄心壮志之人,我唐淑虎又岂能不助他?”

  何寿伟点头道:“大人说的是。如今许多政令,确实是让人心鼓舞,单是那不论出身维才任用之令,便让天下有才之士有了报效国家的前途,不瞒大人,这昌庆省每日里都能听疾对新政的评价,虽然也有少数人对之诟病,但是新政却还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拥护。”

  唐淑虎笑道:“摄政王推行新政,便是希望天下人能够一同督促,更是希望大家言谈利弊,按照摄政王的说法,大家伙儿长了嘴,该说话的时候还是需要说一说的。去年开始,《燕报》就开始发行,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有资格了解时事,仅这一点,便是千人万不能及的。”

  说到《燕报》,何寿伟就笑道:“据下官所知,这《燕报》虽然是由礼部办起来,但是听说负责此项事务的,却是一位才女?”

  唐淑虎脑袋微微前倾,笑道:“你可知是谁?”

  何寿伟摇头道:“下官还真是不知!”

  “那是摄政王的亲妹妹。”唐淑虎笑道:“《燕报》时事一块倒是由礼部官员送稿,不过其他版块却都是那位才女一手操办。”抚须笑道:“你想必也看过,《诗苑杂社》这一版块所占篇幅不小,每个月发行的《燕报》,我都会被遥稿!”说到这里,他却还是有几分兴奋,显然对于自己再《燕报》上有独家专栏还是很为满意。

  “《燕报》虽然只发行了十四期,但是下官每期都看。”何寿伟立刻道:“下官斗胆说句大胆之言,尚书大人的诗词风格似乎有所改变,曾经风花雪月令人尽品香艳气息,如今的诗词却多是大气磅礴之作,令人叹为观止啊!”

  “时间能改变一个人啊!”唐淑虎微笑道。

  “是了,这一期的《名人访谈》是逍遥公的访谈,下官前日刚刚得到报馆送来的《燕报》,逍遥公在其中所言,却不知是真是假!”何寿伟脸上显出疑惑之色。

  “逍遥公?”唐淑虎笑道:“难不成逍遥公竟将当初庆宫秘事也吐了出来?”

  逍遥公便是当年的庆国天正帝,他开城投降之后,立刻被大燕帝国赐封为逍遥公,与皇后紫儿移居去了燕京城。

  “也算不得庆宫秘事。”何寿伟笑道:“只是谈及当年庆都陷落,他自称不忍见到庆国百姓遭受更多的苦难,在采访之中,他自承与一帮大臣为了大义所在,行宫中之变,要捉拿庆后。按照庆国人的想法,庆国最终惨败,归其缘由,乃是因为庆后专政的缘故,所以捉拿庆后以谢天下……!”

  唐淑虎冷笑道:“庆后固然是一代妖后,对庆国的亡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将亡国的所有责任都推到一个女人的身上,当真是可笑至极。”他拿起酒盏,一饮而尽,肃然道:“庆国顽疾已久,官富民弱,举国疾贫,凭心而论,庆后虽然专政,但是却也做出了不少努力,想要挽回庆国的败势,只可惜庆国已经烂到骨子里,回天无力,如果不是庆后,恐怕当年上京城要早陷落半年。”说到此处,他长叹一声,道:“也算是一代红颜,只可惜最终落个葬身火海的下场!”

  何寿伟道:“逍遥侯在报上也确实是这样说。庆国当时败局已定,他领人围住了万花宫,而庆后火烧万花宫,自己与百花葬身火海……大火过后,有人也找到了她已经烧焦的遗骸……当年庆后倾国红颜,美艳绝伦,死后却也只是一具惨不容睹的焦皮……!”

  “红颜变骷髅,古往今来,又有哪个女人逃得了。”唐淑虎感叹道:“只是此人虽然最后身败,却也定会留名史书之中……!”压低声音,问道:“是了,本官听人说,庆后的遗骸被烧得惨不忍睹已经变形,那究竟是不是她本人?民间传闻,这庆后恐怕是找了替身,真人只怕早就逃出了上京城。”

  何寿伟也轻声道:“不瞒尚书大人,事后也曾有人就此事调查,不过当时摄政王率兵入城之后,见到了庆后遗骸,给予了极高的尊重,令人迅速葬了……哎,此时已成云烟,生也好,死也好,世人那是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唐淑虎微一沉默,端起酒杯,洒在了地上,却并不说话。

  何寿伟见气氛有些不好,急忙笑着转变话题道:“尚书大人,其实这《燕报》比之刀兵利器还要厉害。据下官所知,东北三省也有《燕报》流入,不少人看到《燕报》内容,知道这些年来天下渐渐太平,而且摄政王对庆国原来的子民十分的照顾,颁下了许多的利民政策,所以东北三省的平蛮军如今士气极低,而且下官确知,每天都有人从那边逃出来,不愿意继续再战下去!”

  唐淑虎抚须笑道:“依我之见,墨十二郎也撑不了多久。且不说征北将军朱小言率领五万精兵困死他们,还有定东将军韩源两万水师游移在东海之上,只说他们的物资就已经匮乏至极。如今天下商贸都在关氏手中,摄政王已经下令关氏封锁任何物资流往东北三省,据说墨十二郎多次派人想要暗中与商家交易购买物资,却都被关氏封锁住,而且陆路有朱将军封锁,水路有韩将军封锁,明里暗里都得不到补充……那东三省这么多年打下来,百姓固然困苦,更紧要的事物资已经消耗殆尽,平蛮军能撑到今天,实在是不容易!”

  何寿伟笑道:“当初北蛮人仓皇而退,一来是因为与平蛮军的作战消耗巨大,另一个原因不就是看到东北三省已经没有油水可捞,所以才铩羽北退。连北蛮人都不稀罕那地方,墨十二郎想要凭借那处东山再起,简直是痴心妄想!”

  正在此时,却有一名下人匆匆而来,禀报道:“启禀大人,监察局局长公输大人求见!”

  “快请!”何寿伟急忙起身来。

  监察局实际上就是当初的西花厅,只不过改制之后,改西花厅为监察厅,监督百官之事,监察总厅设在燕京城,而大燕帝国各省则设有监察局,公输全便是昌庆省监察局的局长。

  监察局不属于任何部门管制,直接由摄政王负责,依然保持了它的**性。

  公输全一身监察局新式官府,黑色的官府显示着权威和神秘,何寿伟虽然论官职要比监察局局长高出很多,但是面对这样的衙门,自然还是要小心翼翼。

  而且不同于其他监察局,公输全乃是监察局的元老级人物,深得摄政王信任,正因如此,他才被派到北方重省昌庆省担任监察局局长。

  双方客套,然后落座,公输全已经笑道:“今日前来,是有两桩事情。第一桩事情,乃是要向唐大人和何省长禀报一件天大的好事!”

  唐淑虎笑道:“公输大人的衙门里素来出不了好事,今日能有好事道来,当真是可喜可贺!”

  其实唐淑虎对于监察局这样的**机构有些不满,但是这却是韩漠最为坚持之处,天下各省,监察局绝对不可少。

  “朝廷三个月前派出了钦差姜思源姜大人前往东北招降,今天刚刚传来消息,姜大人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迫使平蛮军同意归降……!”公输全笑道:“不日朱将军将会受降,这最后一块骨头,咱们总算是啃下来了!”

  唐淑虎和何寿伟对视一眼,都显出激动之色,唐淑虎猛一拍手,大笑道:“公输大人,往日看到你们监察局的官吏,我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可是今日见到,实在是十分的顺眼,哈哈哈哈,为了天下一统,咱们干一杯!”

  三名官员齐声大笑,都是举杯共饮。

  待放下酒杯,何寿伟叹道:“这也是意料中事,以全国敌一隅,平蛮军如何能撑得下去?咱们的后勤供给源源不断,而平蛮军缺兵少粮,墨十二郎顽固撑到今日,却是大有过失的。”随即又向公输全问道:“公输大人,却不知第二桩是什么事情?可否是好事?”

  公输全微一沉吟,终于道:“圣上近日又是昏迷数日,长此下去,龙体……龙体堪忧啊。”

  唐淑虎和何寿伟都皱起眉头来。

  “圣上年仅四岁,虽然国事由摄政王和秀公主操劳,但是……但是按照太医的说法,圣上隐疾在身,如果不能静静修养十年八载,只怕……!”公输全说到此处,叹了口气,继续道:“前番已经有传言,圣上曾对太后说过,不想做皇帝……!”

  何寿伟张了张嘴,随即苦笑道:“圣上年纪幼小,却又如此心事,当真是让人悲伤!”

  “太后似乎也觉得如此下去对圣上龙体有大损,两个月前已经召见了朝中重臣,就此事商议!”公输全缓缓道:“太后的意思,那是要另择新君,而圣上却要退位休养!”

  “另择新君?”唐淑虎抚须道:“只是圣上并无兄弟,又有何人能够选择?”

  公输全笑道:“唐大人忘记了,秀公主三年前下嫁摄政王,可是生下了一位男丁,而这名男丁的身上,也是流着皇族的血统。当初为了让皇族的血脉流下去,这名男丁可是入了皇族的族谱!”

  何寿伟微一沉吟,似乎明白了什么,压低声音道:“公输大人,摄政王是何意思?”

  唐淑虎却已经轻声笑道:“何省长,另立新君,必然会有一干人出面阻扰,为了大燕帝国的长治久安,更为了我大燕帝国有一位雄才伟略的君主,咱们这帮人可要挺身而出,拥护摄政王和秀公主才是!”

  其实三年前秀公主招了韩漠为驸马,下嫁韩漠之后,第一胎便十分幸运地生下了一位男丁,而这位男丁随即更是入了皇族族谱,大名曹合,当时不少人就知道其中深意。

  实际上私下有传言,当今圣上并非先帝亲子,先帝的血脉实际上已经断绝。

  正因如此,曹秀和韩漠的结合,已经让人敏锐地嗅到了其中的政治缘由。

  谁都知道或许有一天皇帝的宝座会出现变故,因为当今天下,名义上还是曹家的天下,实际上整个国家的血脉已经完全在韩家的手中。

  曹家需要尊严和正统,而韩家也绝不会给予任何势力打压他们的机会,所以如果想要两大家族平安地延续下去,曹秀和韩漠的结合却正是最佳的解决方法。

  而他们的儿子曹合,也终究是定鼎**之命。

  -----------------------------------------------------------------

  s:还有最后一章,感谢近两年来大家对沙漠和权臣的关护及支持,未必写得好,但是每一章都是用心写。

  一场戏总会有落幕的时候,而随我一同走过来的好朋友们,我们一起合起最后的幕帘,会心一笑!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垃圾好文都是吾心!g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