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一三八章 胜者王侯败者寇  权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权臣》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猫眼看书"看《权臣》,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猫眼看书APP<<

  乾心殿前,群臣惊悚,眼见得那乾心殿一片片崩塌下去,所有人都是暗暗心惊,只觉得韩滨这一次进入殿中,想要活着出来,希望定是十分渺茫。

  韩漠却是明白,韩滨再次冲回乾心殿,必然是要救出韩玄道,他心情极是复杂,方才异像突显,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此时却也不确定韩玄道是死是活。

  到了这个份上,他自然不希望韩玄道继续活下来,可是他却也不愿意看到韩滨与韩玄道一起葬身在乾心殿内。

  一声声巨响传来,虽然是秋雨之中,这里的声音却依然是隐隐传出,皇宫各宫殿内都听闻到这里惊天动地的响声,后宫嫔妃们也都瞧向这个方向看来。

  韩漠放下韩源,又抱着艳雪姬轻轻放在地上,上前几步,看着宏伟的乾心殿不复存在,而韩滨依然不见身影,心中顿时一片悲伤。

  “出来了……!”正当韩漠低下头,不忍再看之时,却听得有人惊呼出声。

  韩漠立时抬起头,只见一道身影从那已经坍塌下来的大门如豹子般冲出来,手中更是抱着一人,顿时心中一振,但是很快心中便又生出杀心,无论如何,他今日也不能让韩玄道继续活下去。

  韩滨在尘灰中冲了出来,没走出几步,身后又是轰隆一声响,若是再迟片刻,必将葬身其中。

  韩漠轻轻抬起右手,看着自己的手,手上那异金属手套已经不复得见,他的目光盯在三根手指之上,此时五根手指,却只有小拇指依然荡漾着金色的流光,无名指的金色色泽却已经完全消退,变成了肉色。

  韩漠轻叹一声,三根金指,已去其二,第一根金指是自救,第二根金指杀敌,却不知这第三根金指将在何时发生何等匪夷所思的事情。

  ……

  韩滨走下石阶,在群臣的注视下,到得一处空旷处,将韩玄道小心翼翼放在地上,跪在韩玄道身边,脸上一脸悲痛。

  韩玄道此时全身俱僵,瞳孔已经开始涣散,那金色箭矢射中他胸口,实际上已经将他心脏摧毁,他最后一丝劲气护在心脉,苟延残喘,却也是命不长久。

  群臣见得韩玄道出来,便有几人想要上去看视,但是大多数韩玄道的旧臣见到韩玄道明显即将死去,却都呆立不动,并不上前。

  韩玄道与韩漠的对决,已经分出了结果,如果不出意外,这大燕国日后的天下恐怕就在韩漠的掌握之中,如此时候,不少大臣心里第一个念头便是要尽力撇清与韩玄道的关系,以免被韩漠秋后算账,那里还会去贴近韩玄道。

  有十多名大臣本来要过去看视,但是见到大部分臣子巍然不动,当即便有五六名大臣停住了步子,剩下的几人倒是快步上前,却见韩滨冷声道:“都不要过来!”

  那几名大臣一愣,却都停住步子,不再过去。

  韩玄道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地面上兀自有雨迹,秋雨虽然小了,却依然从空中飘荡着细雨,打在他已经有些变形的脸庞上,他嘴角溢出的鲜血与雨水混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韩滨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了韩玄道的身上。

  韩玄道双目睁着,看着天空飘浮的细雨,许久之后,眼珠在才转过去,看到.asxs.了韩滨,韩滨方才冲进大殿,固然救出韩玄道,但是当时瓦石落下,却也有不少打在他身上,他身上已经有多处皮肉之上,便是额头上也被砸了一个血洞,鲜血顺着他的脸庞流下来。

  看着脸上满是血污悲痛无比的韩滨,韩玄道轻叹一声,道:“让小五过来……!”

  他声音不大,但是韩漠却已经听到,皱起眉头来。

  韩滨抬起头,转向韩漠看过来,却并没有说话。

  韩漠微一犹豫,抬步向这边走过来,距离三四步远,却停了下来,淡淡道:“你想说什么?”

  韩玄道十分吃力地转过头,看向韩漠,缓缓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今日我之败,非韩族之败……你之胜,却是韩族之胜……!”

  韩漠眉头淡锁,盯着韩玄道的眼睛,却不说话。

  “国贼之名,由我来担,韩族兴盛,由你来抗……!”韩玄道两句话一说,心口劲气便开始紊乱,那已经被金色箭矢所伤的心脏顿时剧痛无比,他口中溢出如水般的鲜血来,韩漠情不自禁上前两步,缓缓蹲下身子,淡淡道:“你可知你的错?”

  “何错之有?”韩玄道脸上显出古怪的笑容:“没有我的……我的高举屠刀,何来你日后的昌平?胜者……胜者为王败者……败者为寇而已……!”说到这里,韩玄道“哇”第一口喷出一道血柱,那血柱打落在地面上,很快就被细雨冲散,而他整个人剧烈抽搐两下,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随即笑声戛然而止,双目睁着,就此死去。

  ……

  ……

  直到两日之后,京里的百姓们也还在纷纷议论着皇宫之中那座宏伟宫殿的倒塌,如此耸人听闻的消息,自然不可能瞒得住消息灵通的京城百姓,只是他们实在不明白,宫殿坍塌,那需要何等样的威力,如此威力,从何而来?

  只是两日之后,百姓们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朝廷颁下了昭告,大燕国的皇帝陛下两日之前龙驾殡天,但是在殡天之际,却发生了古往今来十分罕见的异像。

  据昭告所言,他们的皇帝陛下在殡天之后,龙体忽然幻作金龙,金龙升天,这才导致了乾心殿的坍塌。

  民心悲痛之时,却又感到燕国国运的昌盛,金龙真身出现在大燕国,那么普天之下,大燕国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

  京里的秩序并没有发生混乱,虽然小有波澜,但是西北大将军韩漠受皇后娘娘懿旨,率领百官稳定形势,却也是十分的有效。

  之后许多消息纷纷传在京城,例如韩玄道只手遮天野心勃勃,终被西北大将军韩漠所平定,又例如韩玄道心狠手辣,将大理寺卿胡雪辛和兵部尚书范云傲为首的诸多官员囚禁,在将他们解救出来之前,囚禁之所却被韩玄道余党一把大火焚烧,胡雪辛和范云傲两大世家巨头以及诸多官员俱都葬身于火海之中,又例如刑部尚书萧万长在一个夜里被韩玄道的余党所刺杀等等。

  韩玄道之罪责,人神共愤,在他那些罄竹难书的罪责一桩桩被公布于世之后,一批很有胆识的学子们竟是齐聚于户部尚书府外,放火焚烧了户部尚书府,一度造成京中秩序短暂的混乱,虽然事情很快就平息下来,但是国贼韩玄道的臭名必将遗臭万年。

  至若西北大将军韩漠,千里迢迢回京除恶,更是大义灭亲,官方给予了极高的嘉奖,而市井之间也都是各有议论。

  ……

  风云雷动的韩漠以雷厉风行的手段,借助于韩淑的旨意,迅速对京中的秩序进行了稳定,诸多被韩玄道囚禁或是罢免但却有治国才能的官员纷纷官复原职。

  朝廷韩氏一族独大的局势并没有改变,韩玄道苦心经营,朝野遍布韩族官员的情况依然延续,只不过韩玄道耗费无数心力经过无数血火创下的果实,却由韩漠来品尝。

  在韩派官员的心中,韩玄道固然是韩家的代言人,但是韩玄道如今即去,那么手握重权的韩漠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韩族新的领袖,亦是成为了大燕国新的重臣。

  那些曾经效忠于韩玄道的韩派官员并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地继续效忠于韩漠,而且为了能够引起韩漠的注意,大部分的官员更是十分卖力地各尽其职。

  朝廷的风向,还是控制在韩派官员的手中,而这种局面韩漠自然不会反对,他心中虽然明白,在韩派官员之中固然有许多不学无术之人,但是当前局势,他需要这样一个根基稳住燕国。

  秋夜凄凉,韩漠站在韩玄昌的房中,看着已经没有任何知觉的韩玄昌,心中一阵黯然。

  韩玄道死后,韩玄昌自然重新回到了礼部尚书府,被红袖救出的韩夫人也重新回来,只是看到韩玄昌变成如今这个样子,韩夫人成日里以泪洗面。

  从韩玄昌的房中出来,韩漠来到了后花园,而二宗主韩正坤正靠坐在一张椅子上,身上盖着一层毛毯,望着一棵已经光秃秃的树梢发呆。

  韩漠背负双手,站在韩正坤身后,许久之后才道:“四哥已经带着二伯的遗体回了东海,只是……隐伯昨夜自尽,临走前给我留下辽一封信……!”说到这里,微顿了顿,沉吟片刻,才道:“二姐生下的是公主,如今就在三哥身边,但是此事我并没有对二姐和三哥言明……!”

  韩正乾微微点头,道:“韩隐从小追随着玄道,玄道即去,他跟着去,那是忠仆……你让人将韩隐的遗体送回东海安葬!”

  “是!”韩漠道,微一沉吟,终于又问道:“代王非皇族血统,二姐如今也知道此点,这两日朝官都在议论新君人选……大燕内外局势未稳,皇位迟迟空缺,必生变故……!”他走到韩正坤身前,蹲下身子,握着韩正坤的手,轻声道:“爷爷,教我!”

  韩正乾凝视着韩漠,许久才道:“孩子,新君之选,不在你,不在我,你可以去问曹秀……!”

  韩漠眉头一紧,片刻之后,若有所思,笑道:“孙儿明白了!”他起身来,道:“外面风寒,回屋歇着吧!”

  韩正坤摇摇头,道:“树有荣则有枯,一个国家有兴则有衰,而一个家族也同样如此……!”他目光重新回到那光秃秃的树梢上,轻语道:“何去何从,孙儿,你心里一定要有一杆秤!”

  “孙儿明白!”

  “你去吧!”韩正坤抬手道:“我一人在此静一静!”

  韩漠深知这一次韩家内部的巨变,已经让老人心中承受了巨大的打击,微微颔首,伸手为韩正坤整了整衣裳,这才缓步离去。

  行处五六步,忽听韩正坤问道:“他们当真是被玄道所杀?”

  韩漠停住步子,回过头,脸上显出疑问。

  韩正坤缓缓转过头来,凝视韩漠,道:“范云傲,胡雪辛……还有萧万长!”

  韩漠皱起眉头,沉默许久,终于抬起头,平静道:“大燕国争的太久,需要歇一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