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一三六章 男儿颂【下】  权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权臣》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猫眼看书"看《权臣》,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猫眼看书APP<<

  韩玄道一看掌中针孔,便知道自己上当,他已经感觉到一股热流从掌心顺着手臂向上冲击,感觉便要到得肩头,当此之时,韩玄道已经来不及运气抵挡,右手探出抓住自己的左肩,厉喝一声,竟是将自己的左肩生生扯了下来,肩头喷出鲜血之时,韩玄道已经将残臂扔掉,右手出指如电,点中自己左肩数处穴道,那喷溅的鲜血很快便即止住。

  遭此大变,韩玄道脸上却兀自保持了镇定,只是那眼眸子里的杀意更浓,他先看了布速甘一眼,只见布速甘此时躺在地面上,两条裸漏出来的手臂已经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血肉模糊,多处地方已经显出白骨,曾经风云一时的风国名将,已经是奄奄一息。

  穆信重重落在地上,他不比其他三大高手,甚至都不能与修炼过《长生经》的韩源相比,被韩玄道盛怒之下的重重一击,那强悍的劲气已经将他体内的筋脉完全摧毁,穆信全身上下无数的毛细孔中,竟然有血液像汗珠一样向外溢出,韩漠强盗他身边之时,穆信已经活脱脱变成了一个血人。

  穆信口中鲜血泊泊直流,眼眸子深处显出痛苦之色,但是兀自坚挺,见到韩漠过来,强笑颤声道:“厅……厅长大人,卑职……卑职幸不辱命……!”

  韩漠见他伤势,知道回天无力,伸出手握着他手,叹道:“你做的很好,公颜老手下……从无孬种,你无愧于红鹰之名!”

  穆信呼吸急促,身上毛细孔溢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却还是挺住道:“卑职……卑职潜伏至今,为了取信于他,杀害……杀害了不少自己的兄弟……厅长大人不……不要怨我……!”

  韩漠摇头道:“要得到一些东西,总要失去一些东西,你无论生死,都是我西花厅的人!”

  穆信脸上显出欣慰笑容,猛地一口鲜血喷出,身体抽搐两下,便即再也不能动弹,双眸却兀自睁着,只是脸上的神情却显得十分平静。

  韩漠伸出手,为穆信合上双眼,这才起身来,望着已经断去一臂有些狼狈的韩玄道。

  韩玄道神情阴冷可怕,他的目光移到韩漠的手上,这才发现,韩漠的两只手竟然都戴着黑色的后套。

  方才韩漠一掌拍在穆信肩头无事,自己拍在上面却被毒针刺破了手,他心知是上了当,韩漠素来右手戴着黑色手套,熟人都习以为常,韩玄道虽然老谋深算,但毕竟也不是神仙,却也忽略了这一点,现在想起来,韩漠双手戴手套,恐怕早就是心有图谋,如果不出意外,韩漠在入宫之前,只怕早就知道了穆信的真实身份。

  韩玄道心中大是恼怒。

  自韩氏家族崛起,韩玄道掌握大权之后,投奔他的人多如牛毛,穆信当初便是最早投奔自己的部下之一。

  其实穆信投奔,以韩玄道的性情,自然不会轻信,他暗中派人将穆信的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甚至查出穆信当初与韩漠还有些仇怨,此后对穆信大加试探,而穆信就真的如同他的一条狗,指谁咬谁,对西花厅的人更是毫不留情,也正因如此,韩玄道心中的戒心才渐渐消去,开始重用穆信。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经过无数次试探渐渐对以信任的穆信,竟然恰恰是韩漠埋下的最深一颗钉子。

  此时他心中除了愤怒,更有一种挫败感。

  这么多年来,他处心积虑,谋算天下,将无数强大的敌手算计在手底下,而且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在自己的算计中一一倒下。

  但是到了自己最为得意时刻,却反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后辈恨恨地算计了一下,为此更是损去了一条手臂,其心中的愤怒和挫败可想而知。

  只是盛怒过后,他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布速甘倒下,艳雪姬倒下,韩源倒下,甚至穆信死去,但是韩漠却还没有倒下。

  韩漠脸色冷峻,知道韩玄道断臂之后,此时正是他内心受到极大震荡之时,也是自己出手的最好时机,脚下如风,挺着血铜棍直往韩玄道杀了过去。

  一抹紫色的身影飘忽而来,虽然已经只剩一臂,但是盛怒之下的韩玄道却也表现了一位气境高手的恐惧实力。

  他的五指如同龙爪一般,就像从云中猛地探将出来,迎向了韩漠的血铜棍,似乎想要以龙爪去抓住血铜棍。

  韩漠自然不会让血铜棍被他抓住,他心知此时韩玄道的劲气依然在自己之上,正面相拼,自己十有七八不是敌手,迎上的那一刻,便已经施展出太极步法,而手中的血铜棍也如同游龙如云,变幻莫测。

  两人的身影只是在一瞬间就幻化成了两抹飘忽的影子,在乾心殿中以超出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在纵横交织着。

  两道身影如光般飞舞在乾心殿之中,交锋之间,因隐隐听得风雷之声,更有那清晰的玉石碎裂之声。

  布速甘奄奄一息,呼吸已经十分微弱,而艳雪姬亦是轻喘着,俏脸苍白,绵软无力,在这一刻,这两大高手都已经无力出手,只能将一切希望寄托在韩漠的身上。

  乾心殿内竖立的十多根庞大玉柱,此时已经有近一半在劲气的侵袭下支离破碎,裂纹兀自在缓慢扩散中,玉柱随时有倒塌的可能,而整个乾心殿甚至有垮落的可能性。

  韩源被韩玄道方才一击,一条性命去了大半,老半天全身都不能动弹,骨头似乎都有一种碎裂之感,他恢复许久,身体未能动弹,试了一下,却根本无法起身,瞧见韩漠和韩玄道在苦斗,一时间却无法出手相助,只能忍着全身的剧痛,慢慢向不远处的海王戟爬过去,想要重新握住韩族的镇族之宝。

  韩漠此时确实是十分吃力,虽然韩玄道已经失去一臂,但是仅剩一只手的韩玄道却依然是攻势凶猛,咄咄逼人。

  韩漠体内劲气没有完全复原,无法与韩玄道劲气相抗,他固然凭借太极步的鬼魅躲过韩玄道犀利狠辣的攻势,但是韩玄道那飘忽的身影却也是难以捉摸,在那棍影之中,韩玄道却几次便用赤手生生抓住了血铜棍。

  “砰!”

  一声沉猛的响声,韩漠只觉得自己手中的血铜棍一震,一股巨力冲击过来,却是韩玄道生生用右手硬接血铜棍的攻势。

  若是换做一般人,以手臂来迎击血铜棍,十有**会被血铜棍击碎手臂的臂骨,但是韩玄道却是在拼斗之中,悄无声息中已经将体内的劲气聚集到了右臂之上,当他出右臂与血铜棍相击之时,整条右臂实际上已经完全被劲气护住,说是铜皮铁骨也不为过。

  他明知韩漠的劲气在这个时候弱于自己,那边是想尽方法也要与韩漠一拼劲气,而他这一击显然是阴谋得逞,韩漠手中的血铜棍在这一重击之中,脱手而飞,而韩漠的身体也似乎被一股巨力推搡,连连后退,终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韩玄道这一次却没有停手,却也没有继续进攻韩漠,而是转身扑向了艳雪姬,厉声道:“你设计害我,我要你临死之前看着这个女人死去……让你死不瞑目!”

  方才艳雪姬喊韩漠“小混蛋”,而且她陪着韩漠前来燕京涉险,韩玄道虽然不知详细底细,但是却已经看出二人的关系绝不简单。

  因为折损一臂,韩玄道心中对韩漠的怨怒却不是仅仅杀死他便能消解,想到艳雪姬与他或有极深的男女关系,所以他便要先将无力还手的艳雪姬杀掉,想在杀死韩漠之前,先给予韩漠精神上重重一击。

  韩漠被韩玄道劲气震退,坐倒在地,本以为韩玄道会趁势攻来,已经做好扣动手臂中的袖箭阻挡一下,但是却瞧见韩玄道没攻向自己,反而攻向已经无力出手的艳雪姬,心中悲怒到了极致,伸出右手,似乎想要抓住韩玄道,但是此时距离颇远,根本难以救应。

  艳雪姬瞧见韩玄道如同苍鹰般向自己扑过来,俏脸上却无畏惧之色,只是转头望向韩漠,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浅笑,幽幽叹道:“这次被你这小王八蛋害死了,下辈子……再找你算账吧……!”她雪白的脸上一片平静,一双美眸缓缓闭上,唇边带血,凄美无比。

  韩漠此时心如刀绞,心中充斥着到达极致的怨念,他双脚足尖在地上一点,拼尽全力向韩玄道飞过去,只想救下艳雪姬,但是距离太远,而且韩玄道的速度比他还要快,眼见韩玄道一掌就要披在艳雪姬的螓首之上,韩漠怒声咆哮:“不要杀她……!”

  几乎在同时,他那伸出的右手忽然出现异象,戴在右手之上的异金属手套瞬间四分五裂,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他的中指指尖陡射出去。

  金色的光芒就像一条陡然出现的金龙,整个乾心殿之内顿时被映衬出一片金色,耀眼的光芒让刚刚拿到海王戟的韩源立时感到眼睛一阵刺痛,急忙闭上眼睛。

  金光陡起,韩玄道也被这一阵突然而来的金光所惊住,顾不得去杀艳雪姬,转头望来,就似乎见到一支金色的箭矢正向自己射过来,他想闪避,但是在这耀眼的金色光芒之中,他却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以一种惊恐到极致的表情看着那道金色箭矢以闪电一样的速度向自己的心口龘射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